马云:中国的顶级企业家都不能善终

时间:2022-06-13 06:10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<h3><span style="line-height: 1.8;">财视传媒</span></h3><h3>2018年9月10日 · 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</h3><h3>同在杭越之地,急流勇退者,古有范蠡,今有马云。</h3><h3>陶朱公范蠡,被誉为中国商业始祖,乃春秋时楚国人,出身贫贱,却博学多才。自楚国投奔越国后,辅佐越王勾践,兴越国,灭吴国,雪会稽之耻,立下赫赫战功,一手导演了“勾践卧薪尝胆”、二十年后“三千铁甲终吞吴”的复仇大戏。</h3><h3>勾践成就大业后,范蠡虽然没读过“杯酒释兵权”的故事,但范蠡觉得自己该走了。于是范蠡宣告隐退,并改名为“鸱夷子皮”,意为牛皮做的盛酒容器,表示自己无心权力,只愿享尽天下美色。此后范蠡投身商业,三成巨富,又三散家财。相传美女西施在助越王灭吴后,被范蠡带走,俩人驾一叶扁舟,从此消失在世人面前。</h3><h3>时光流转,2000多年后,急流勇退的故事又在杭州上演,主角是世人皆知的马云。</h3><h3>9月10日,马云宣布将在一年后的这一天,正式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,由现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接任。</h3><h3>虽然此前有外媒的报道做前情铺垫,但依然引得舆论哗然。</h3><h3>人们关注的焦点是,在“首富榜”成为“杀猪榜”后,在一次次的经济周期的洗涤下和诡秘莫测的政治环境变化中,中国的顶级商人们能否安稳地渡过后半生?</h3><h3>生存还是毁灭,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。</h3><h3>好榜样,坏榜样</h3><h3>“红顶商人”胡雪岩是人们经常回答“善终”问题的脚注。</h3><h3>胡雪岩,生于清道光三年,家贫,父早逝。白手起家,承继杭州阜康钱庄,始从商。胡雪岩,亦官亦商,代理官府公库,掌握浙江一半战时财经,深得左宗棠新任,为清政府代借外款,为清军购运军火粮草。胡雪岩在助湘军消灭太平军后,依靠湘军优势,操纵江浙商业,风光一时无两,赐黄马褂,官至二品。后因垄断生丝行业,遭到洋人抵制,后清政府清算胡雪岩,将其革职查抄,胡雪岩在穷困潦倒中郁郁而终。</h3><h3>“胡雪岩给我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,也树立了很坏的榜样”——这是马云在2014年互联网大会上对胡雪岩的评价。</h3><h3>关于“善终”的话题,2013年马云在接受《时尚先生》采访时说:“我们不像美国、日本、欧洲这样的发达国家和地区,已经诞生了庞大的企业家群体,他们证明了自己,我是努力希望成为国内这个时代一两个顶尖的企业家,但历史上先出头的企业家,最终的结果大多不理想。”</h3><h3>盖茨、巴菲特在人生的后半场,以裸捐和成立慈善基金会,获得了世人的盛赞。但在中国,顶级商人能否全身而退,这是需要大智慧的:</h3><h3>任正非:厚积薄发,华为这几年做的风生水起。根据华为2017年财报显示:全年实现销售收入6036亿元!华为的年收入相当于4个阿里、5个中兴、6个小米。而且华为的年收入中,既没有金融,也没有房地产,因为华为并没有上市,所以也不存在股票利润,更让国人自豪的是,这庞大的收入中,有60%左右的收入都是来自于国外!</h3><h3>这位低调、冷静、睿智,真正践行奋斗精神的长者,如不遭遇“黑天鹅”事件,我们有理由认为,任正非会有一个完美的人生归宿。</h3><h3>柳传志:也是一位企业教父级的人物,德高望重,功德本来已经美满,但今年的“5G投票事件”柳老爷子为联想集团的呐喊,还有最近滴滴乐清女孩遇害案,因为滴滴的不当应对,身为滴滴总裁的柳青也卷入了舆论漩涡中,对身为父亲的柳老爷子的形象影响也很大。</h3><h3>今年对很多大商人来说,是非常难过的一年,起高楼,宴宾客,楼塌了,死的死,逃的逃,进监狱的进监狱,日子难过,不得善终。那个因为“一个小目标”而闹得世人皆知的王首富,狂卖资产续命,至于能不能善终,那要看他的造化了。</h3><h3>顶级商人没有好下场</h3><h3>2013年,在《时尚先生》(ESQ)采访马云的对谈纪录,马云谈到了退休和接班人、谈到了企业和社会责任、谈到了公司内部的危机。这些对话在今天看来依然值得思考(以下为节选):</h3><h3>ESQ:你说过,成功的人要懂得敬畏。你敬畏什么?</h3><h3>马云:我敬畏未来,我敬畏我不懂的东西。我敬畏所谓的敬畏之心。一定有一种力量存在,这种力量存在着,是你不懂的。它超越你的能力。对于未来,你不要以为你能算命。错的概率很大。你要敬畏你边上共事的人。我们今天取得的一切,绝不是因为我们多了不起。成功是有偶然因素的,失败才是必然的。这是我相信的。成功的偶然太大了。</h3><h3>ESQ:2011年你发表了很多看上去非常悲观的言论。大家之前一直把你看作一个非常乐观的、会激励其他人的人。为什么会这样?包括你讲这是一个坏的时代,包括你说中国企业家几乎没有一个是善终的。是你变悲观了吗?</h3><h3>马云:没有。没有善终那句话,我是对一帮企业家们讲的,企业家要有敬畏之心。我是在企业家群体里讲的,没跟年轻人讲过。在高位置上的人要跟高位置上的人讲他们的敬畏之心。我自己觉得,中国的企业家确实没有好的下场。事实也是。历史也是。历史不会因为今天而改变。</h3><h3>会有仅存侥幸的人,毕竟不多。这并不是悲观,知天命者才能乐观。知道结局的人才能真正乐观。跟年轻人讲没有用,只有到一定年龄阅历的人你才能讲这句话。我马云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了,所以我很乐观地看待这些,干呗,反正好坏也就是这个结局嘛。这才是真正的乐观主义。</h3><h3>你不知道结局的乐观,那是盲目的乐观。我们要乐观但不能盲目乐观。所谓知天命就是你看到了结局,仍为之。何为无为而治,无为,无乃空也,仍为之。这才是人生。你知道结局很悲观。你还要去干。那才是高手。那他妈才叫境界。这是我的理解。我并不悲观。相反来讲,我乐观了很多。乐观悲观不是展现给别人看的。我从来没有想过去激励别人。我没有想过去激励别人。那时候我自己是莫名其妙的讲话。后来有人说你激励了他们。我真没有激励过他们。我只是讲了</h3><h3>我想说的话。后来看到,变得像,好像变成激励师了。我从来没有去想过。我们就是我们。因为只有正视你自己,明白你自己,才能真正走下去。</h3><h3>ESQ:包括你在微博上的言论,其实也是蛮悲观的。包括引用鲁迅的话。</h3><h3>马云:那段时间,是我挨的七伤拳里最重的一记拳,跟我自己有关系。所以,有段时间……很正常。有情绪的。但是我跟刘国梁打牌,看他打球。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。高手和低手之间的差距在于波动率,在于稳定性。我们这种人21个球骗你一个有可能,但要想骗两个就彻底瞎了。人不可能没有波动的。波动一定有,但我希望自己的波动不要太大。这不是一种本事,而是我强迫自己。</h3><h3>那段时间确实是,刚好又是商城,又是支付宝,又是我自己的事情。几件事情交织在一起。波动很正常。你不是神,你不是计算机,你是人脑。今天为止我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。我指的没恢复过来,是指我的体能,我觉得是年龄的关系,以及我们在进入到一个新的空间,这个新的空间是没有力可借的。相当于爬上8000米以后,你没上去过啊。</h3><h3>我们今天登的山峰真的是没上去过。问题是,还没人上去过。没有历史记载过这个事情应该怎么做。这不是悲观。再往上走,听说8000米以上,每上100米,都是生命的极限的开始,都开始出一点点问题,这个你就要问自己,你可不可以,这不是悲观。</h3><h3>ESQ:你接受彭博的采访时说自己是个很孤独的人……</h3><h3>马云:没有,彭博的访问后来的翻译我觉得可能有一点点问题。我说我是个lonely的人,我们这些人都是。领导者都是孤独的。就像爬山,越往上走的时候,边上的人越来越少。这是一个特性。说我把心割给大家看,不是这个意思。我的英文的意思是,我在做我认为对的事情,别人不相信。难道我把心打开给大家看?剖开来看也是看不到的呀。</h3><h3>中国的事很诡异,阿里巴巴帝国是个庞大的商业体,也是利益体,由于在互联网领域的垄断地位,财富如此多娇,一定会“引无数英雄竞折腰”的。相信其中的复杂和险恶,远非金庸的武侠小说所描述的快意恩仇那么单纯。</h3><h3>相信马云早就看透了其中的复杂和险恶,所以他选择急流勇退。</h3><h3>古语有云:五十知天命。马云正处在知天命的年龄。就像马云自己所说,自己是真正的乐观主义。</h3><h3>任何事物,包括人,都有一个生命的发展周期。正所谓,物壮则老,在合适的年龄,做适合的事情。就像马云在今天宣布自己将投身教育和慈善事业,知道结局却坚定地去做一些让世界变得更好的事情。</h3>

文章来源: http://www.louisevely.com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louisevely.com/gylqzw/1818.html

« 上一篇:贾子叶&王奕程-鱼戏莲
»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推荐